開完刀的那天

因麻醉還沒完全清醒

就這麼昏沉沉的段段續續睡著

醫生說要等放屁才能呵水

阿母只好用綿花棒沾水點我的嘴唇

讓我好過點

但沒想到下午就放屁了

醫生來巡房時

急著告訴他(因為實在渴的受不了)

結果他大人不急不徐的回我:

啊!放屁啦,這麼快.但今天不算

明天放屁才算

所以我就這麼用棉花棒沾水渡過我的開刀後第一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隔天

護士們要我盡可能下床走動

只要能自行活動

尿管就能把出來

然後就抽血測血紅素及繼續量血壓

(因為血紅素不足開始連續幾天吃鐡劑來平衡一下-

吃了鐡劑大便呈黑色,雖屬正常,但還是有驚到)

於在我下床慢慢行走後

就順便放屁了

下午我就大口大口的呵水

阿母也煮超清淡的稀飯給我吃

即使如此

引血管還是插在肚子裡

引出來的血就裝在掛在衣服上的瓶子裡

(三班謢士就輪流來倒血)

整個人還是得小心奕奕的

索性

營養針也不用打了

只是針頭還手臂裡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話說我的引血管一直到開刀四天後才拔出肚子

因為不應該存在腹部的血

一直被引管吸出來

這天

醫生把引管拔出來時

身體不由自主的抽動

因為可以感覺到管子要從腹部抽出

被醫生吆喝了一下

實在不想看自己的肚皮被挖了四個洞

只好盯著天花板停止呼吸

等他們包紥完

才肯把眼神放回床腳的位置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從住院到出院

星期一到星期六

回到溫暖的家

卻是保養身體的開始

謝謝這幾天辛苦的阿巴阿姆

還有千里迢迢來的湯姆

和關心我的朋友們

 

*本篇獻給與婦女病奮鬥的妳們

 

Lulu流浪版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