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BROOME TIME四個星期時光,
很短,
沒什麼,
體會卻很大.
老闆娘MELISSA人很好,
但並不代表全體員工都很好.

事件一:
填寫稅號資料表格Tax File Number Declation時,
櫃台小姐Tina非常堅持不讓我們勾選are you an
Australia resident for tax purpose這一項.
天曉得我們是可以選這一項的,而Tina小姐,
一直堅持有Australia passport才是resident.
(不是就跟妳講我們是for tax purpose ).為什麼
Tina小姐可以什麼都不懂,什麼都不確定,就一口咬定
我們的資訊是錯的呢?(不懂)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態度有偏差

事件二:
Tina把這件事情告訴經理Brad.
隔天一早上班時,
湯姆很誠懇的問Brad這件事,
而他的答案跟Tina一樣:不行!
why? 沒有澳洲謢照就不能勾選這一項,
我們還想拿出更多証據時,
Brad:I don't wanna keep this subject~
是不是很酷呢?!
(讓我告訴你們這幾位不懂有裝懂的人,証據在此:

http://calculators.ato.gov.au/scripts/axos/axos.asp?CONTEXT=&KBS=Resident.XR4&go=ok )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態度及認知都有明顯問題



事件三:
有四個法國背包客占領BROOME TIME LODGE.
這天,房務經理Ben休假,
想當然就是其中一位做得比我們久的法國人替代他的職位:
檢查每一間已打掃完的房間.
我和湯姆清完最後一間時,
他很和氣的告知:浴簾要記得放下來,不要掛在横杆上哦,還有
百葉窗要拉下至少占窗戶的75%...everything all done ,you
can finish and go home.(為什麼從來就沒有人告訴我們要做這些呢?疑惑.)
要我們回家,結果法國人自己延長時數褶被單,
沒我們的份辣~


事件四:
ANZAC DAY軍人節當天是國定假日,
時薪是平日的雙倍,房務經理可能覺得我們平時慢動作慣了,
規定我們必須在十二點以前完成所有房務;
我和湯姆在規定時間內完後,
才發現法國人還在慢活中呢!

(突然有種去他*C'est La Vie的感覺,現在映在自己眼簾是多麼諷刺)


事件五:
想離開BROOME TIME是蘊釀在心底很早的事.
討論出結果是昨天的事,
今天一早(軍人節當天),就告訴Melissa.
我們並沒有告訴房務經理Ben,後來Ben主動問我們這件事,
聊了一下,他問我們星期四最後一天可以嗎? 
lulu:when you get people ,we can leave anytime
(不想淪為說走就走不負責的人)
ben: i don't think we will get any people here
(非常誠實嘛~事實証明我們的離開對他們來說只有:泰棒ㄌㄜ~)
lulu:oh~that's good for other people
(聞出一點端倪,只想回他這句話).
〖talk to myself : now rest french guys can get more hours here〗

ben: ................
(詞窮ㄌㄜ)


最後,結束話題是Ben給我們他的電話及職位頭銜,
找新工作時,可以寫進推薦人欄中.


I don't think i will do that!

 

我努力回想自己是否曾經有用相同的方式,

粗魯的去對待在同一團體中的少數異國族群.

軍人節下班後的陽光午後:

yes , i did before.

我告訴湯姆:當初我們對Sabrina or Nea 的態度,

以為亞洲人占大多數,對占少數的歐洲人就挑剔許多,

隱約中,我們被復仇了,得到報應了,

所謂的冤冤相報何時了?

我看是停不了,

只好試著友善,

卻也不想偽裝.

唉~好難.

原來我信奉的這句話:

旅行,是一種後天混血(每一次旅行,就換一次血),

旅行後,看了許多,是否又能開闊心胸呢?!

要克服負面思考,

實在不容易呢!

Lulu流浪版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